色版app下载

,最快更新巡灵见闻录最新章节!

空间扩大的钟楼中,数百阴兵被望君大王、飞天大王、都卯和都酉带领着抗衡打击。

尸祖史黑藏、驴道友和蝙蝠异兽打着游击战,正要往外撤退呢。

另一边,道德楼观五尊大佬气急败坏的吼着,但看其雷声大雨点小的样子,这是不准备硬拦了。毕竟,阴兵们都是宋帝王的亲兵团成员。

就是这么个场面,我们一行却突然的蹦了出来,霎间就引动了敌我双方的注意。

我戴着个面具蹦到池边,马上施法,送阴兵军团回归地府。

至于我和望君大王他们的旧账?此刻还不是清算之时。

尸祖史黑藏、驴道友和蝙蝠异兽立马围到我身边。

二千金顺势蹦到了驴子背上坐着,驴子撇了撇嘴,打了个响鼻却没说话。

那一边,道德楼观的通天境大高手们都住了手,惊疑不定的看将过来。

但他们没有看我,也没看驴子他们,而是,齐齐锁定了背着宝剑、傲然站在那里的高个儿面具男(周爵)。

道德楼观的通天大能们像是被点了定身穴位一般,一动都不敢动了。

人畜无害长相女生居家休憩私房写真

我看到玄媞道姑的眼中生出了畏惧之意。

“阁下是谁?还请报个名号。”

青廷真人上前一步,颌下大胡子似乎颤了好几下,可见其内心非常激动,甚至可以说是畏惧。

“青廷真人,看不到我戴着面具吗?这意思就是说,我打算隐藏住身份的啊,多明显的事儿,怎么这么没眼力价呢?问我名号作甚?是想要找茬吗?”

周爵故意改变了声线,一出口就几乎将对方怼死。

闻言,我们齐齐忍俊不禁。

才知道,周爵竟然是这样的人!

好嘛,他头上闪着太虚天宫宫主光环时,一副世外高人、云端高阳的傲世姿态,此刻不过是用面具掩盖住了脸,说话方式就变的不要菲斯了?

这也太现实了吧!

戴着半张面具的大胡子掌教闻言,胸膛气的起伏好几下。

想他青廷真人身为道德楼观的观主,这么多年来在方内这一亩三分地上,有谁敢这么不开眼的调侃?

但老话说的好,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的?青廷真人心知肚明,今儿遇到狠茬了!

我在一旁看的明白,其实太虚阎罗周爵并未故意显露巅峰通天境的波动,但只是往那里一站,就震的五尊通天高手不敢乱动了。

这五尊大能隐隐约约的感应到周爵的锋芒,他们的经验太丰富了,立马判断出形式极为不利,即便这里是道德楼观腹地,有着守护大阵加持,但也留不下眼前的高个儿面具男。

道姑玄媞上前几步后摆了手,青廷真人就忍着气退到一旁去了。

“阁下意欲何为?”

道姑强行摁住了出手冲动,问到关键点上。

形式很明显,我方突然蹦出这么一尊大神来,那就可以顺利的脱离道德楼观了,绝不可能被困住的,这样的情形下,周爵却站在那里一副不肯善罢甘休的模样,摆明了就是有某些条件的嘛。

玄媞可不是白涨岁数的,立马看穿了这点,因而问了出来。

周爵故意哈哈一笑,笑声很是古怪,眼神却落到玄媞身后的青廷真人身上,淡淡的说:“我也没什么太特别的想法,只是听说青廷掌教手中有一颗心?别误会,是亮闪闪的心形宝物,好像,是钻石打造的,对吧?”

周爵转头看我一眼。

我暗中一笑,接口说:“不是钻石,只是看起来像,称呼其为‘钻石心’比较形象。”

闻言,一旁的羊角辫小姑娘二千金抱紧了大千金手办,笑眯眯的看了我一眼,很是满意的样子。

“这样啊。”周爵故意拉长了音调,转向眼中透出怒意的青廷真人说:“我的这些道友们只是想要见识一番传说中的太一池有什么神效?本是一点小事,们道德楼观占据此等宝地也太久了吧,如此宝物为何不能与他人分享一二?实在是自私自利的表率啊。”

“们不但不同意道友们的要求,还出动这么多的高手来围攻,还要不要点脸面了?因着们的卑劣行为,吓到了我的伙伴们,精神损失什么的应该给些吧?”

“我就做主了,手中的那颗钻石心什么的,就给出来当个安慰好了。放心,只要交出此物,我们马上退走,以后山高水长的,江湖上也好见面不是?”

周爵‘叭叭叭’的一通,听傻了在场的高人们。

什么叫做胡说八道不讲理?我算是亲眼所见、亲耳所听了。

明明我方不占理的事儿,周爵竟然能无理搅三分?幸亏他戴着面具没公布身份,不然我都得替他害臊的慌。

“呸!”

道德楼观的几位百多岁大能再也听不下去了,齐齐啐了周爵一口,但并没有谁傻乎乎的扑上来动手的。

周爵如此嚣张,但给他们的感觉深不可测的,所以,老家伙们被气的三尸神暴跳了,也不敢撕破脸动手。

玄媞道姑身上的冰寒之意都能冻碎人心了,但到底是忍住了这口气。

“阁下这是在欺负我道德楼观无人吗?”

道姑眯起眼来。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在这里和们讲道理,却和我谈武力?什么意思?身为主人这点容人之量都没有吗?真让我失望。”

周爵急速反驳。

玄媞暴怒,恐怖的波动山呼海啸一般。

她猛地转头望着一个方向,喊了一声:“老祖宗,人家欺负咱道德楼观没人呢,您老是不是亮亮相?”

玄媞这话一出,我们都是一凛。

做梦都想不到,道德楼观中还有隐藏更深的老怪物?

周爵眼睛猛地一亮,顺着玄媞眼神方向看去远方。

一道极度苍老的男声突然从远处传来,声音控制的极为巧妙,音量就在钟楼之内传播,不曾脱离这个范围。

“太虚阎罗,周爵宫主,何必和本座的徒子徒孙们计较呢?给本座个薄面,今日之事就此翻过,如何?”

这声音太老了,给人的感觉怕不是超过五六百年的老怪物?

“喂,喂,饭可以乱说,话不能乱讲啊!我可不是什么周爵,只是芸芸众生之一,听声音是个老前辈吧?那就更该明辨是非才对?”

“我们好心好意的来此拜访,身为地主的青廷真人他们却摆出一副‘消灭来犯之敌’的架势,这对我的朋友们造成了严重的心理伤害好不?不是我不给老前辈面子,而是,青廷真人必须付出代价,才能摆平此事。”

周爵铁了心的要一条道走到黑!

About The Author

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