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91抖音的app叫什么

“小心!”

张逸神色大变,他纵身往前扑去。

南宫锦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扑倒在地……

“轰隆!”

恐怖的闪电威力,瞬间就把那间小破庙摧毁了……

“这……”

南宫锦抬头一看,傻眼在了当场!

“救人!”

张逸眼皮狂跳,他吃惊了一下,然后就冲了上去。

剑帝也跟着冲了上来,翻开废墟,只见废墟下埋着几具冷冰冰的尸体。

那几个小和尚,都死在了这场天劫之下!

南宫锦两眼呆滞,愣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田园女孩花容月貌纯真迷人

“师父,没看到老喇嘛的尸体!”剑帝突然说道。

什么?

此言一出,张逸脸色一阵变幻。

下一刻,他翻遍了整个废墟,只有几具小和尚的尸体,唯独没看到老喇嘛的尸体!

老喇嘛人呢?

会不会遇见鬼了?

这一刻,张逸觉得后背发凉。

等等!

他忽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凡是透露天机的人,有很大的几率会受到天劫!

之前那道闪电劈下来,不就是天劫吗?

难道,真如老喇嘛所言,他最近有血光之灾?

剑帝脸色阴沉,他沉声道:“师父,那老喇嘛很不简单,没那么容易死的!”

“你是不是看出来什么了?”张逸惊喜的看向了剑帝。

剑帝有这么大的本事,应该能瞧出这其中的端倪。

“依弟子看来,老喇嘛在天劫降临的那一刻就已经逃掉了……”剑帝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听闻此言,张逸觉得很有道理。

废墟里没有见到老喇嘛的尸体,只有逃走方才是最合理的解释。

剑帝看向张逸道:“师父,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张逸明白剑帝在说什么。

紧接着,他掐指一算。

他从小就跟在师父身边,自然也学了一些推算术的皮毛。

很可惜,他算来算去,依然无法推算出自己的未来。

“师父,你的命格跟很多人都不同,以你这尚浅的推算术,是算不出来的。”剑帝好笑看着张逸。

张逸满脸苦笑,最后化为了一声叹息。

“师父,就算真如老喇嘛所言,有弟子在你身边,是绝不会让你有任何危险的!”剑帝拍着胸脯,自信满满的说道。

“有你这句话,那我就不再害怕了!”

张逸很快就把这件事抛之脑后。

如今雨也停了,是时候该进城了。

因为不了解昆仑城目前的形式,张逸他们只能以乔装打扮的方式进城。

昆仑城街道热闹非凡,到处都是人来人往,简直就跟以前一样。

甚至连那些隐藏在百姓中的姜家高手都没见到了。

仿佛昆仑城又恢复了以往的生机勃勃。

首先要做的,那就是找个落脚的地方,然后再去打听望月阁的消息。

张逸他们找了一个客栈住了下来。

直到夜幕降临,张逸整装待发,打算前往满月楼一趟。

“师父,我跟你一起去吧!”剑帝建议道。

“好!”

张逸没有拒绝,带着剑帝很快就来到了满月楼。

满月楼如同以往一样热闹。

很多贵族公子哥都来这里消遣。

在一处很显眼的台上,梦清灵手持琵琶,一首带着伤感的曲子悠悠响起。

所有人都陶醉的听着。

张逸找个比较偏僻的角落坐了下来,目不转睛盯着弹曲的梦清灵。

看到梦清灵,他就想起了在张家外面的遭遇。

这才是真正的梦清灵!

剑帝也注意到了张逸的目光,他嘿嘿笑道:“师父,你不会看上那个女人了吧?”

“别胡说!”

张逸瞪起眼来。

剑帝委屈的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胡言乱语。

正在弹曲的梦清灵也似有察觉,她美丽的眸子也落在了坐在角落中的张逸身上。

她眉头轻佻,总觉得那人的眼神很熟悉。

只不过,一时间也想不起来什么。

张逸也注意到梦清灵在看自己,他淡定的收回目光,打量着四周。

满月楼跟平常没什么两样,也没看到什么鬼祟的人。

难不成,姜家已经退走了?

紧接着,他开始打听望月阁的消息。

从他打听得到的消息,昆仑城里基本已经见不到望月阁的人。

至于望月阁的人去了哪里,谁也不清楚。

没得到有用的消息,张逸起身准备离开。

不管如何,他都不能连累满月楼。

不过,就在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却被两个青年拦住了去路。

“这位公子,我们家小姐想见你一面!”

就在此时,一个红衣妩媚女子,扭着蛮腰款款走来,精美的俏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嗯?

梦清灵要见他?

不是吧?

他都已经乔装打扮了,不会被梦清灵看出来了吧?

“她在哪?”

张逸面无表情,很淡定的问了一句。

“公子请跟我来!”

红衣女子伸出一只玉手,态度很客气礼貌。

紧接着,张逸随着红衣女子来到了后院。

这里鸟语花香,很是安静。

在后院中有个凉亭,梦清灵就坐在里面。

“小姐,人已经带来了!”

“你退下吧!”

“是!”

红衣女子转身退了下去。

梦清灵放下手里的琵琶,指着眼前的石凳:“两位请坐吧!”

张逸很干脆的坐了下来。

剑帝不敢坐,他双手抱胸站在身后,如同一位贴身保镖。

梦清灵也没在意,她饶有兴趣打量着张逸,尤其在眼睛上停留了一会儿,眉开眼笑的说:“这位公子,你好像有些面生啊?不是昆仑城本地人吧?”

“不是!”

张逸摇摇头,声音很冷淡。

“咯咯,你这小子还挺能装的啊?”梦清灵脸上的笑意更盛了。

嗯?

张逸眉毛一挑,不知道梦清灵这句话的意思。

“别装了,我知道你是谁了!”梦清灵娇嗔了他一眼,没好气的哼道。

不是吧?

这都能看得出来?

张逸先是一愣,他扯下了人皮面具:“好,我不装了,我摊牌了,我就是张逸……”

“还真是你这臭小子啊?”梦清灵又惊又喜。

张逸有些无语,忍不住问道:“梦姨,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咯咯,尽管你易容了,但人的眼神是改变不了的!”梦清灵掩嘴轻笑道。

我去!

从眼神就能识破他的身份?

不得不说,梦姨太厉害了!

短暂的呆滞,张逸回过神来,忍不住问道:“梦姨,我之所以这样,就是不想连累满月楼。”

“梦姨明白!”

梦清灵打断了张逸的话,她轻叹道:“其实,我知道你来这里就是为了打听望月阁的消息。”

张逸先是一愣,随即问道:“望月阁如今怎么样了?”

“你还是顾顾你自己吧……”梦清灵幽怨的看着他。

About The Author

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