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出你的世界安装包

“不用,他们今天的飞机。”顾延的眸色沉了沉。

“我觉得你父母挺好啊,对你也很关心。”秦川说道。

“嗯,他们是不错,不说他们了,我们去吃早饭。”顾延骑车在前面。

秦川隐约地觉得顾延跟父母的关系之间有些隔阂,但他不想说,她就不要提了。

而且,她的家庭也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她也没有跟他说。

他们到了老鸭粉丝店,居然看到陆翰宇也在。

秦川震惊,“你这么早过来吃老鸭粉丝啊?”

陆翰宇微笑,“你们不也是?”

“我们离这里近,你家住在市中心吧?”秦川诧异。

“我想着早上要过来排练,索性到这里来吃早饭了,没有想到遇到你们,要吃什么随便点,我请客。”陆翰宇对着秦川说道。

“不用了,我们自己会付钱的,谢谢。”顾延拉着秦川朝着里面走,离开陆翰宇很远的位置。

“你先坐会,我去点餐。”顾延说道,朝着吧台走过去。

小念的清闲时光

“秦川,你怎么也在这里?”陆如意和秦可楚进门。

陆如意一眼就看到了秦川。

陆如意经常和陆翰宇在一起吃饭,所以在这里看到陆翰宇,再看到陆如意,一点都不奇怪了。

她没有想要搭理陆如意,所以没说话。

顾延点好了餐,坐到了秦川的对面。

“顾延。你怎么……”陆如意看看顾延,又看看秦川。“你们……你们……”

顾延平静地看向陆如意,说道:“我们在交往,这里的鸭血粉丝汤不错,所以,我们过来吃早饭,好巧。”

“你们在交往?”陆如意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这个秦川才来学校多久?

顾延这个万年啃不动的木头,居然被勾走了。

她有一种自己最神圣的东西被玷污了的感觉。

“是,我们在交往。”顾延说的很笃定,似乎也是说给陆翰宇听的。

陆如意非常的不淡定,再次看了眼秦川,“为什么?她有什么好的,就是一只狐狸精。”

“她的好,不用你知道。我们要吃早饭了,你们不吃早饭吗?”顾延有驱赶的意思。

陆如意心里难过,生气,可是,又舍不得对顾延怎么样。

她坐到了陆翰宇的对面,“哥,他们交往了,顾延和秦川居然真的在交往,凭什么,那个秦川凭什么?”

陆翰宇给陆如意调好酸醋碟子,扬起笑容,“他们是邻居,一起学习,一起练习,俊男美女的,交往有什么震惊的。”

“哥,你这个时候还说风凉话,你知道我喜欢顾延的,顾延居然跟秦川交往了,真是气死我了。”

“现在交往并不是坏事。”陆翰宇说道。

“为什么不是坏事,我只要想到他们交往,就觉得很恶心。”陆如意生气地说道。

“有多少高中生恋爱最后修成正果的,恐怕,没有多少,一百对里面都没有一对吧。”陆翰宇淡定地说道。

秦可楚担心地看着陆翰宇。

这就是他和她若离若离,不交往的原因吗?

她怎么觉得,有种抓不住陆翰宇的感觉呢?

“哥,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你难道让我看着他们交往?”陆如意不明白地问道。

“事实上,你除了看着,也没有其他办法,但是,如果让他们很顺利的交往,他们很快也会分手的,你信吗?”符陆翰宇很笃定地说道。

“分手?”陆如意听到分手这两个字,顿时来了精神,也不生气了,问陆翰宇道:“他们很快就会分手?哥哥,你确定啊?”

“本来就没有多少感情基础,你还小,先做自己的事情,还不是谈婚论嫁的时候,不着急。”陆翰宇很淡定地说道。

陆如意回头,看向秦川和顾延那边,“看着真够气人的。”

陆翰宇也看向秦川这边。

她正在和顾延聊着天,微微的扬起笑容。

“我们下次大脑的录制也是周六对吧?今天估计一天都没有空了,明天我要先弄东哥那边的漫画,我尽快快点,两天能够搞定,不对,周二的时候我还没有时间。”秦川说道。

“为什么?你周二有事?”

“周二的时候陆翰宇说有一个商务沙龙,让我一起去,十一点这样就要出发。”

顾延微微拧起眉头,“他为什么喊你过去?”

秦川耸肩,“可能是觉得我对这块比较有兴趣吧。他之前喊我一起去国外留学,但是我拒绝了。”

顾延眉头拧的更紧,他没有想到,有些人对她的女朋友默默的做了那么多工作。

“他这么没邀请我出国?”顾延说道。

“嗯?”

顾延意识到自己的口气不好,可是,刚才那一股的气恼不知道是为什么,不符合他的性格。

“我觉得他挺有意思。”顾延说道,看向陆翰宇那边,对上陆翰宇的眼神。

陆翰宇微微一笑,很笃定,又很从容的样子。

“陆翰宇是商人的思维,凡是都需要有利可图,当他给你发邀请卡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好自己有什么被利用的价值。”顾延说道。

“他想要和我一起从事商业上的事情,我觉得,他确实很有商业头脑,有些东西确实值得我学习。”秦川说道。

“嗯。”顾延沉沉地应道,“他确实是商业奇才,只是,有的时候,我觉得太过激进和旁门左道了,你想现在就做生意吗?”

秦川点头,“这个是我上大学想兼职的工作。”

“你想做哪方面的,金融?还是普通的实体,或者服务业?”

“我对这个现在不是很了解,但是觉得现在学起来,来得及的,慢慢来吧,我也不可能一下子吃成胖子。”秦川说道。

“陆翰宇说周二在哪里有商务沙龙吗?”顾延试探性地问道。

“他没有说,只是让十一点这样到学校门口。”

顾延一口吃了一个生煎包,像是发泄什么脾气一样,“我知道了,你先了解一下吧,想要做什么再跟我说,我和你一起,我说过,我的梦想就是帮助你完成你的梦想。”

秦川扬起笑容。

这句话,好甜,有没有?

About The Author

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