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浅app下载稳定下载

“这怎么能是玩笑话跟无稽之谈呢?”

柳颖松开了放在柳明志额头之上的纤纤玉指转身走到桌前,弯下纤细的柳腰托着下巴静静地望着柳明志。

至于走光不走光的问题柳颖压根就不在乎,小时候自己家小明明什么不见过,反正又便宜不了外人。

“小冤家,你听姐姐好好跟你掰扯掰扯!”

“陛下跟你姑父那个烂木头口头许诺的亲事实在小溪溪九岁的时候,你们呢?许下青梅竹马的诺言是在小溪溪六岁的时候,你说要娶小溪溪当娘子,小溪溪说非你不嫁,怎么说都是陛下横插一脚在后啊!”

“要说也是陛下的不对是不是?”

“再说小溪溪被老爷子跟二老爷子宠上天的性格,在京城皇子都不敢轻易得罪她,四皇子李云平被老爷子吊在树上抽的事情现在还是饭后谈点!”

“姐姐跟你说这些就是告诉你,之前小溪溪为什么没有找一个门当户对的青年才俊嫁了的原因!”

“她倒是想嫁,没人敢娶这个小霸主啊!”

“姐姐给她出主意,看上了哪家的公子哥只要满意,姐姐找人打闷棍给她拖回来让她霸王硬上弓先给别人糟蹋了,到时候让老爷子倒打一耙,不娶小溪溪都不成,偏偏她还不乐意!”

柳明志嘴角抽搐的望着侃侃而谈的柳颖,他真想扒开柳颖的脑袋看看里面都是什么东西,让小溪霸王硬上弓别的男人,这是亲娘能说出来的话!

“不乐意不乐意那就不在京城找了呗,好不容易跟她爹去了云州,倒是也结识了一些青年才俊,结果呢,但凡有哪个男子敢跟小溪溪套近乎就被她在云州的七哥堂哥哥给拉到胡同里暴打了一顿!”

甜美长发美女的午后时光

“结果小霸主的名头再次响彻云州地界,你说说这这这怎么可能嫁的出去呢?”

“所以这些年她所熟识的男子,年龄又相符还比较亲近的只有你一个!”

“青梅竹马之誓,加上大势所趋,小溪溪嫁给你乃是天作之合的姻缘啊,其次小时候你可是把姐姐家的小溪溪看了个精光,搂着她睡了一年多,小溪溪的清白之躯都给你‘糟践’了,姐姐又舍不得打死你,理所当然你得把小溪溪娶过门了吧?”

“再者,小溪溪继承了姐姐美貌与智慧并存的血脉,论长相不比你几个娘子长的差劲吧?论身段!”

柳颖对着自己饱满的胸口努努嘴“那身段你现在是没见过,不然的话非得流鼻血不可,虽然现在还比不上姐姐大,没有姐姐挺,但是过两年有了孩子一准比姐姐还要出众,保准饿不着你们爷俩!”

“你要是不信姐姐先给小溪打个样,让你见识见识!”

柳颖说着说着作势要去解开自己的衣带,吓得柳大少骇然色变,一把按住柳颖的手!

“信信信,姑姑说什么我都信行了吧!”

“真想看姐姐可不会吝惜,你可别假客气!”

“真信真信,姑姑你就别玩我了,接着说小溪的事情,别扯话题!”

柳颖气鼓鼓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你看看姐姐这个脑子,都说胸大无脑,姐姐先前还以为是别人胡说的哪,原来是真的呢?嘤嘤嘤,以后万一再长岂不是要变成傻子了,嘤嘤嘤”

“说小溪的事情,说小溪的事情!”

柳明志只能再三强调柳颖别跑题了,心里则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这是摊上了什么妖孽的姑姑啊!

柳颖眨巴着妩媚又机灵的眼眸萌萌的看着柳大少,别说,纵然是柳大少也不得不承认,柳颖这行为还真是别有一番韵味!

柳颖如此折磨人,姑父没有送上休书不是没有理由啊!

“这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姐姐说了那么多,不外乎就是想告诉你,你跟小溪溪就是金童玉女的绝配啊!”

“虽然有可能,姐姐说的是可能现在小溪溪对你还是表兄妹之情,万一不是呢?万一是的话也没关系,只要是成亲了以后肯定会变的儿女之情!”

“姑姑你凭什么如此笃定?你又不是小溪你怎么知道的?”

“这还不简单,不是有句话叫日久生情吗?”

柳明志把玩着折扇的举动一顿,脸色纠结的望着柳颖!

这是在开车吧,应该是在开车吧?是我想歪了吧,对,应该是我想歪了,姑姑怎么可能是这样的人!

“姑姑,你仔细算算,韵儿,莲儿,嫣儿,雅儿,清诗,薇儿,珊儿,莺儿,婉她们都八个了,有了嫣儿的公主名头压着,平妻是不要想了,小溪嫁给我做妾?你在开什么玩笑!”

“先不说我不可能同意,就算我同意云老爷子他们也不会同意,小溪那可是云家的掌上明珠,让她做妾,除了你敢想,但凡换个人都不会答应!”

“再说了,现在父皇已经暗喻的如此明了,有意立小溪有太子妃,我娶了小溪这不明摆着将柳家跟云家往火坑里推吗?”

“于情于理这都说不过去!”

“没关系啊,办法我都帮你们想好了,你跟小溪去游山玩水,这总没人能说什么吧?途中遭遇采花贼。”

“你是朝廷命官,当朝国公岂能坐视不理,小溪也是根正苗红的云家嫡系大小姐,更不可能坐视不理了,在你们跟采花贼的搏斗中,采花贼受了重伤之时,你们用绳索捆绑淫贼的时候不幸中了采花贼的手段!”

“中了情药,意乱情迷之下,不知不觉中发生点理所当然的男女之事,这谁也说不出什么吧?”

“陛下知道了又能如何?你们是为了维护大龙律例,维护朝廷尊严,不慎中招无可奈何不知情的情况下有了夫妻之实,太子总不能娶一个不是清白之躯的女子做正妃吧?”

“是不是天衣无缝?姐姐是不是很聪明?我自己都佩服我自己!”

柳大少目瞪口呆的望着暗自得意的柳颖!

“姑姑,你不去写书简直屈才了!”

“唉!还不是形势所逼,你如何疼爱夭夭她们,姐姐就如何看待小溪,姐姐抢过她的糖葫芦,抢过她的胭脂水粉,抢过的衣服镜子,抢过她很多东西!”

“姐姐抢了她那么多东西,也该给她点她真正想要的东西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姑姑你的筹划姑父知道吗?”

“不好说!”

“姑姑,小溪的事情你让我再想想办法,成亲之事真的不是好办法,那不是你一厢情愿就可以的,这些时间,让我再好好想一下办法好吗?”

“我看看能不能在太子身上找找办法!”

柳颖含笑微微颔首“你不情愿,姐姐也不再强逼你了,知道你不是因为小溪的事情被陛下的眼线知道了,才遭受猜忌贬谪北疆姐姐就放心了,你先忙吧,姐姐回去了!”

柳颖虽然面带笑颜,眼神之中的失落之意虽然轻微还是被柳明志察觉到了!

“姑姑,你”

“志儿!”

柳颖停下脚步,叫了一个很少叫道的称呼!

柳明志眉头深凝的望着柳颖停在书房门前的背影!

“姑姑!我真的是”

“人生能够相遇已经不容易了,相知就更难了,何必还要错过,姑姑先走了!”

About The Author

头像